繁体版 简体版
帝塔小说网 > 下山后好多人叫我老公 > 第47章 第四十七章

第47章 第四十七章

队内的选拔赛结束,最后这两个月的特训,三人基本都是绑定在一起进行训练,唐月月跟秦怡乐都知道叶苒苒的实力。

秦怡乐在八强赛就被来自武岳市的左贝莉淘汰了,此时正在观众席上等着看两个队友的比赛。

唐月月在半决赛与叶苒苒对上,她根本就没想着会赢。

在得到叶苒苒的回复后,唐月月在原地蹦了两下,呼出一口长气,放松自己。她现在想的就是要是能从叶苒苒的手中拿下一局,就好了。这对于她来说,就是胜利。

叶苒苒说会尊重每一个对手,并不是搪塞唐月月的话,每一场比赛都全力以赴是她对遇到的对手的最大的尊重。

如果以后她遇到比自己实力强的对手,她也会希望对方这样做。

所以第一局,她依旧跟之前一样,三箭满环,以三十比一十七拿下第一局比赛。

对这一局的结果,唐月月的心中有数。

她知道,叶苒苒的前期爆发力很强,那她可能唯一能拿下一局的机会就是第三局。

综合几次淘汰赛来看,叶苒苒的前两局都太稳了,那唐月月索性就田忌赛马,把更多的精力放到第三局去。

第一局,叶苒苒以两箭十环,一箭八环的成绩,一十八比一十五拿下第一局比赛。

第一局到第三局的间隙,唐月月把弓搁在脚上拿着,站在原地闭目养神,调整状态。

等第三局时间到,她睁开眼睛,眼神是前所未有的认真和犀利。

她全神贯注地射出这一局的第一支箭,如她所愿,射中十环。叶苒苒的第三局的第一箭果然比之前的要弱了,九环。

叶苒苒射出这箭后,凝视着自己卡着弓把那只手的虎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唐月月觉得自己的策略是对的,心里头泛上一些喜意,趁着这股东风,射出这一箭,又是十环。

这一箭她想的是九环就好,没想到又是十环,唐月月控制不住自己向上翘的嘴角,她是喜形于色的人,要不是此时手上还拿着弓,她恨不得要在原地蹦两下就好。

而叶苒苒这一箭只有八环。

目前这一局,叶苒苒是处于很被动的劣势状态了,不过就算这样,从她的脸上,依旧看不出一丝表情变化。

这一局,她已经领先叶苒苒三环了,那最后这一箭,她只要射中七环以上,就能赢下这一局比赛。

对于她来说,正常发挥,射到七环,不难。

唐月月甚至在此刻想,此前叶苒苒的淘汰赛都没让对手打到第四局过,她如果赢下第三局,是否第四局、第五局也有希望呢?

此前,在射箭赛场上也不是没有过逆风翻盘的例子,在赛场上,一切皆有可能。她唐月月就不可以成为这其中的一员吗?

唐月月越想越兴奋,她竭力按耐住内心的雀跃,第三局还剩下最后一箭,这一箭射好,拿下这一局,她才可以继续完成她所想的。

她眼睛紧盯着前方的靶位,容不得她再继续细想了,倒计时的时间还在继续,她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把这一箭射出去。

这一箭的分量极重,能决定她在这一场比赛中的命运,唐月月看着那黄心区域,在压力之下,在强烈地想要射到七环以上的信念下。

她仿佛觉得那块放在七十米外的靶位越来越远,越来越小,她的弓已经拉满,弦已经靠在了她的嘴角处,响片也发出了一声脆响,提醒她该撒放了。

但她却未动,总觉得没有瞄准好。

老何在场外看得十分着急,两个都是他的学生,唐月月能在对阵强敌的淘汰赛中连着打出两个十环来,他自然是欣慰。

但现在这丫头是怎么了,趁着势头正好,赶紧撒放啊,老何紧张地看着那红色的倒计时,生怕唐月月会过了时间。

实在是再不撒放,倒计时就要结束了,唐月月才把这一箭射出去。

箭射中前方靶位,她怔愣在原地,手上的护弓绳已经勒出印子来了,她没有把弓拿起来,因为她没有如愿。

这一箭只有六环。

她现在第三局的总环数是一十六环,叶苒苒是十七环,那么只要叶苒苒射到九环以下,她还是能赢得这局比赛的。

这场比赛的决定权已经到了叶苒苒的手上,不在她手上了。

叶苒苒完全不知道唐月月的心中所想,她冷静地从箭囊里抽出箭来,如平时练习时的那样,把箭搭在弦上,看着瞄准器微微眯了眯眼睛,就是这副“目中无人”的样子,把第三局的最后一箭射出去。

射出去的箭正中箭靶中间的黄心,箭的尾部箭羽处剧烈地抖动着。

这一箭压线十环。

第三局叶苒苒以一十七比一十六拿下比赛。

唐月月的心里一阵失落,初初是怪自己搞砸了,接着又觉得,按照她跟叶苒苒之间的实力差距来说,好像本就该是这个结局。

等裁判员宣布成绩后,两人下了台子。叶苒苒把弓放好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了唐月月一个大大的拥抱。

按照唐月月的个子,她正好可以把头靠在叶苒苒的肩上,这个姿势挺舒服的,她就这么靠着,有点闷闷地说:“你这是来专门安慰我吗?”

唐月月还想继续靠着呢,叶苒苒就把人放开了:“不是比完赛之后就要和对手抱一下的吗?现在抱完了,我们就从对手恢复成队友了。”

“谁告诉你这个歪理的?”

叶苒苒歪了歪头:“第一场比赛结束,那个女孩子就来抱我了呀,昨天比完赛我跟谭莺莺拥抱了一下,她也没说什么,就很自然地抱了,不是这样的吗?”

唐月月看着她的脸哭笑不得,轻轻地在她额头上敲了敲:“谁能拒绝得了你呢?”

不过叶苒苒闹出这么一场乌龙,也让唐月月从比赛的失落情绪中脱离了出来,心情好了不少。

心情好了不少的表现,就是叶苒苒的背遭到了唐月月的“重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