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帝塔小说网 > 下山后好多人叫我老公 > 第34章 第三十四章

第34章 第三十四章

在三十米箭道区这边的两人都没有说话,只能听到箭支离开弦的声音,还有箭头撞进箭靶的冲击声。

老何在心里数着这是她射出的第多少支箭,他看着她的状态越来越好,看着她的箭已经击中黄区,已经到九环了,他想看她到第多少支箭时能射中十环。

叶苒苒现在已经到了一种忘我的境界了,不受外界任何的干扰。

到她射出的第二十一支箭时,这支离弦之箭终于射中了十环,而且离靶的中心圆点非常的近。

但她没有停止,没有为这支箭喝彩,而是继续从箭袋里抽出了一支箭,搭弦拉弓撒放,一气呵成,又是十环。

老何眼中的欣赏和震惊再也藏不住了,国际射箭比赛中的强队h国队,他们就讲这人和箭就必须要合二为一,整个人运动要在同一节奏上。

这种境界,老何以往只在大赛的选手身上看到,没想到今天在这个小姑娘的身上就感受到了。

这小姑娘到底还能给他带来多少惊喜呢。

老何感觉这三十米箭道已经不够叶苒苒发挥了的,只恨这里不是市队,没有更远的箭道,三十米箭道已经是这俱乐部最远的了。

夏云朗人菜瘾大,他射出的箭,还只有一支插进黄心区呢,就嚷嚷着要去十米区试试了。

现在店里就只有他们在,而且店长也想去十米箭道看看刚刚那个女孩子射得怎么样了,就同意了,带着他们往十米箭道走去。

等到了十米箭道却发现,根本没有人在。

“啊,我小姑姑呢?”夏云朗没见到叶苒苒人影,心里惊了一下。

黎景跟店长都听到了三十米箭道那边传来的声音,黎景就率先往三十米箭道那边走去,夏云朗他们自然跟上。

店长也好奇得很,这就开始射三十米的靶了?也跟了过来。

他们一行人的到来,并没有干预到叶苒苒,她都未回头看一眼,依旧重复着自己手上的动作。

看似每一箭的动作都相同,但是叶苒苒知道自己在调整,调整最合适的力气,调整最精准的靠位。

而老何作为专业人士看门道,他也看出来了。

夏云朗他们自己也不去训练了,就站在这里看着,叶苒苒现在的准度已经可以做到射出去的每一支箭都到黄心区,而且都是十环了。

店长都忍不住鼓起掌来:“这小姑娘厉害啊!”

等到叶苒苒在三十米道射出72箭,她才把弓放下停下来休息一下。

72箭,正好是比赛中第一轮个人排位赛要射出的箭支数。

叶苒苒是不知道自己一共射出多少支的,但是老何在数了,心里对叶苒苒是越来越满意。

周羽和吴珏也找了过来,在刚刚上班的店员的带领下找到了三十米箭道这,看到黎景他们居然都在看一个陌生女生射箭。

虽然这个女生长得是很漂亮,射箭姿势也很飒,但也不至于兄弟几个尤其是黎景都看得眼珠不带转的吧。

正想打个招呼,嘲笑哥几个一下,就被眼疾手快的杨默然捂住了嘴:“别吵,让苒姐安心射箭。”

“什么?是苒姐?苒姐居然这么好看?”周羽和吴珏齐齐震惊。

周羽的嘴巴被杨默然捂住,吴珏自己捂住自己的嘴巴,说出的话有些含含糊糊地听不清,但表达出来的意思让他们都懂了。

这两人也加入围观大军了。

周羽他们带了水过来,等叶苒苒休息了,就殷勤地凑到叶苒苒面前,给她把水给拧开:“还有什么是我们苒姐不会的呀?给,苒姐喝水,苒姐辛苦了。”

等叶苒苒接过水喝了一口后,夏云朗一屁股将周羽挤开:“小姑姑,你休息一下,看我的吧。”

夏云朗这是还没学会走就想跑了,刚刚看叶苒苒射,觉得很容易,现在自己站在叶苒苒刚刚站的位置那,抽出一支箭,觉得自己现在特别帅。箭是射出去了,就是在箭道上飞了一半就落到地上了。

“你发力的位置不对。”叶苒苒站过去指导他,“你还是先去十米那边练习吧。”

夏云朗红着脸,灰溜溜地到十米区射着玩去了。

周羽和吴珏作为初学者,有店员在指导,夏云朗他们在十米区这边也有叶苒苒在。

老何拉着店长往这射箭馆的杂物间走去。

“怎么了?跟我小黑屋密谈啊?”店长开玩笑道。

老何面色严肃:“跟你讨论个事情。你也知道我最近发愁的事,周梦妍她的手受伤了,今年的省运会没法参加。青少年女子甲组我看好的就只有她们三个,现在受伤一个,剩下的有点青黄不接,我觉得今天这个女孩不错,我邀请她加入市队,剩下这四个月时间好好培养她,代表市队参加今年的省运会怎么样?”

店长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老何:“你是最近压力太大了,开始胡言乱语了吗?她是不错,但她今天才第一天摸竞技反曲弓,你就想让她四个月后去参加省级比赛?你们市射箭队的,能出去打比赛的,最晚的那个都是从初一就开始练的,你在说什么天方夜谭。”

老何从口袋里摸出烟来,想抽,被店长夺了:“我们这禁烟啊。”

“不抽,就闻闻,心里烦。”老何把烟拿了回来,放在鼻子那闻了闻,又把烟夹到了耳后,“你说的我都知道,但你也看到了她真的很有天赋,第一天摸竞技反曲弓,三十米箭道就能连中十环。你在这圈子里也混了这么多年了,你还见过谁做到过?”

店长沉默了一会儿,他确实也佩服这小姑娘的天赋,但是四个月之后就要去打省级的甲组比赛,这也太敢想了吧。

杂物间里安静了一会儿,店长又开口道:“甲组比赛就是70米的箭道了,比30米多了40米啊,她在四个月内能练出来吗?”

“我看中她的天赋和潜力,只能说我的直觉告诉我她能练出来,但是这事儿也说不准,我现在也是没办法了,想试试。周梦妍这一年的成绩都是稳居队内第一的,可以争争个人的金牌,谁也没想到这关头手能骨折。剩下的唐月月再特训一下,或许能冲个奖牌,个人的就这样了,但团体的呢,二队的那几个,实在没有我觉得能上的了。”

店长也知道老何为这事焦虑到整宿整宿的睡不着,但该说的他还是得说:“还有一个问题,我跟她的同学聊天的时候,知道他们是二中的,南湖重点高中,而且那女孩成绩好,年级第六,冲q大b大的好苗子,她会放弃前途光明的学业来跟你搞这个前途未卜的射箭吗?就算她因为热爱同意了,她家里人都不会同意的。”

一席话让老何的心沉到了海底,他能给她保证什么呢?什么都保证不了,别说国家队资格,就连省队,都需要这次比赛中的前三才能加入,需要她自己去打一场并不知道会怎样的比赛。

杂物间里又陷入了安静,老何把烟从耳后拿出来,放进嘴里,没抽,就这么叼着。

他们俩在这里也待得太久了,店长站直身子,打开杂物间的门:“我先出去招待客人,你再想想,别在这里抽烟啊。”

老何叼着烟对着他抬了抬下巴,眉头紧皱,像是三条深沟,表示他知道了。

店长叹了口气,出去了。他何尝不想帮老何,不想帮南湖市的射箭队啊,但他也没办法。

南湖市的射箭乃至整个青芽省的射箭都不是强项,这几年南湖市体育局有在想办法发展这项运动,但从这几年的省运会上的成绩来看,并没有太大的成效。

这些事情暂时都与叶苒苒他们无关,他们没有烦恼,在这个环境不错的射箭馆里尽情地挥洒着快乐。

周羽和吴珏还在五米区挣扎,叶苒苒在十米区指导着夏云朗他们。

“小姑姑,你看我这次姿势哪里有问题。”夏云朗是最吵,最不能独立行走的那一个。

叶苒苒说了他也不知道怎么改,只能直接上手,给他扳正姿势:“这样,把右手太高点,与这边行成一条直线。”

这边才讲完,那边黎景又来了:“苒苒,是这样吗?”

叶苒苒又跑过去,给他把扣弦的手指分开一点:“手指不能碰到箭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