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帝塔小说网 > 吞天妖帝 > 第八章 胜负已分

第八章 胜负已分

夏泽姗姗来迟,气喘吁吁,看向云端上的那两团星火,神色担忧。

半空之上,木桃与林露清以剑对剑,已捉对厮杀三十几十回了。

冲天而起的剑气将头顶一朵硕大白云切的七零八落,远远望去,像极了一个被刺破的鹅绒枕头。

又是一次声势浩大的剑法对拼,木桃手持长剑,剑法浑圆刚猛,却如同舞着一把团扇,滴水不漏。

而林露清剑法凌厉凶狠,有一把半仙兵火灵单手剑加持,一条两丈长火龙巡守八荒,游曳于周身,借高空飓风之势,身形暴涨。

剑意夹杂着猛烈的罡风,在两位少女之间爆炸,天雷滚滚,乾坤炸响。

一股重如山岳的压力压向地面,夏泽祖宅内,那位云溪镇土地公吴骓在一声叹息声中,散作数千光点,融入墙上那张金色拘神符。

夏泽怔怔站在原地,举目望向空中两位女子,双目中光华流转,那一道道鬼斧神工的剑意在他心中潮水般荡漾。

千钧一发之际,耳边忽然响起一声熟悉的老人言语,念了声,破!夏泽才渐渐回过神来,而那股滔天威势,无影无踪。

看那黝黑少年安然无恙,木桃脚尖轻点,稳稳落在一处屋檐之上,轻轻吁出一口浑浊之气。

双手持剑,剑尖斜指,浑然剑意如汹涌潮水,此起彼伏,观剑之人,无一例外仿佛置身海中深渊,一声声刀剑争鸣铿锵之声不绝于耳。

林露清亦是落于一处屋檐,只是相较于木桃处境要多上些许狼狈,仓促间面色涨红,香汗淋漓,胸脯处不断起伏,原本所持之剑是一把单手剑,当下只得双手持剑,只因虎口处剧痛难忍。

她极力掩藏眼神之中的疲惫,眼前那个少女神色如常,手持一柄看似并不趁手的雁翎八面剑。

剑虽锋锐,却只是普通的剑,比不得她手中这把家师亲赐的半仙兵,却如同天生压胜她一般,每一合拼杀轮换之时,林露清仿佛都能听到手中这把离火八荒剑,传来的嘶鸣之声。

仿佛对敌之人,一不能用一句剑仙胚子形容,而是世间厮杀之剑不得不拜服的君主!

而木桃手中长剑,洋洋得意,如有神助。

而后就是林露清自己都能感受到,那一波又一波巨浪般的剑气之中,毁天灭地的远古神灵气息,像是一尊跨越了数万年光阴长河的巨大铜钟,轰在了她心湖之中,几乎蒸腾了其中的湖水。

“喂,还打么?”木桃眼见不远处那女子面色苍白,气息大乱,当下怒气已消大半。

言语间看向东方,那一抹若隐若现的鱼肚白,她无比肯定,另有高人出手遮掩了天机,否则按照她和林露清不计后果的打法,恐怕会惹下不小的麻烦。

木桃的猜测自然没错,在场之人除了她和林露清,所有人的眼前的一幕幕,寂静无声!

小镇两处,两名老者都抱元归一,缓缓收势。

其中衣衫褴褛的老人,口中吐出一口鲜血,神色疲惫。

另一位须发斑白的老人,正是先前在酒肆处,酩酊大醉的那位,只见他缓缓收起画笔,东方那一抹若隐若现的鱼肚白不再被天机所遮掩,一轮旭日在山上升起,似乎还快了几分。

林露清手腕翻转,将手中离火八荒剑收回,“比剑道我自认胜不过你,可是别高兴的太早,剑术比斗胜负已分,那接下来可就分生死咯。”

木桃心念一动,手中长剑入鞘,一寸一寸缩小,再度变为那根簪子。

一手将腰间瀑布般散落万千发丝卷在头上,插入簪子,盈盈一笑:“善。”

小镇之中,那二位藏在暗处帮忙遮掩天机的高人,早已收去了神通,也就是提醒拼杀的两名少女,帮到这已经仁至义尽,再不见好就收,那一切后果自己承担。

也好,受此方天地规矩所压制,道法神通都不能倾尽全力,那就用武夫拳术和法宝搏杀!

林露清双掌一上一下反架于头和胸口,低喝一声,以双足为圆,夏泽祖宅吱呀一声,轰然倒塌……

瞧见这一幕,地上那个黝黑少年瞠目结舌,双手抱头跌坐在地,木桃亦是眉头微皱。

而林露清借势翻飞而起,一套大开大合的逍遥掌向着木桃杀来,片刻间四面八方遍布掌影。

木桃神色如常,身法轻盈,在一道道掌影之中,闪转腾挪,应对自如,须臾之间手腕处银色镯子飞掠而出,飞至林露清身前已有半人大小。

林露清闷哼一声,虽及时取出长剑抵挡,还是连连退后数十步,才勉强稳住身形,体内一阵气血翻涌。

银色手镯收回手腕,木桃身形一闪,眨眼间已来到林露清身前,后者刚要祭出一张品质不俗的金色符箓,却见木桃手疾左手一把夺过,紧接着右手一拳轰下。

本就是一片废墟的祖宅,再度沙尘扬起,与之破碎的还有夏泽的心,这俩娘们是成心与我过不去啊!

废墟之中,少女挣扎着起身,双眼通红,身上衣裙已有多处破损,几处春色几乎遮掩不住。

木桃瞪了一眼,夏泽心领神会,低头不语,他家祖宅让人给拆了,木桃很生气,他是知道的。

林露清贝齿轻咬嘴唇,身体一抽一抽的,强忍着不让泪水落下,比起肉体伤痛,木桃望不到边际的修为让她更加难以忍耐,要知道修道十三载,她可一直都是天澜山一众弟子中的楚翘,谁不得称一声露清仙子,就连大师兄都对她望尘莫及。

夏泽天生双眼怪异,早一步看清林露清袖子下极为隐秘的动作,大叫一声:“木姑娘!当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