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帝塔小说网 > [火影]我真的不会木遁啊 > 第15章 树与黑龙

第15章 树与黑龙

百鬼丸迟疑了,他能感受到,若是自己执意闯过去一定会发生不好的事。

此时他眼中的灵魂已经不是那个纯白色的灵魂了。

是如同沼泽中的烂泥一般的黑色。

“我就是医生哦,专门医治绝望的医生。”枯重复了一遍,“阿萩……治好一个要死的人,是有代价的哦。”

阿萩激动地开口:“无论什么代价都可以,只要你能治好他。”

“啊嘞,这句话很多人都说过啊,‘无论什么代价’——即使是你的灵魂也在所不惜吗?”枯像一个引诱人堕落的魔鬼一样循循善诱着。

躺在地上的人开口了:“阿萩,不要为了我这样……”

“可是——”

“阿萩……”

阿萩低下了头。

“真是令人作呕的爱呀。啧,没意思。”枯瘪了瘪嘴,好像看到了什么恶心至极的场面,随后一枚黑色的火焰忽然燃烧,阿萩和男子相拥着死去。

阿萩是对的,枯绝对不是好人,他只想看别人绝望的模样。

枯干呕了几下,晃晃悠悠地走向了百鬼丸,“少年,想要回魔神夺走的一切吗?”

百鬼丸从出生起就被魔神夺走了12个器官。

多罗罗挡在了百鬼丸面前,:阿力给,她看起来不对劲!”

“少年,相信我,我能让你去取回你的一切。”枯脸上是扭曲的恶意,他嘴角含着笑眼睛却刻毒地眯起。

百鬼丸站了起来,他把刀对向了枯。

枯烦躁地扯了扯头发,正要说什么。

一阵风却吹过来送走了百鬼丸和多罗罗。

枯收敛了神情,嘴角下搭。

“姐姐。”

神明不会一直都注视人间,更何况是荣和枯这样破破烂烂的神明呢?

但荣的状况比枯要好一点,枯只有偶尔才会苏醒,荣放纵枯出来玩,因为荣需要修养的时候,只要荣一离开,这具身体就会开始腐烂,所以不得已荣让枯掌管了身体的权限。

“不要这样,枯。”

“我会生气的。”

枯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姐姐!不过是几个人类!你为什么要阻拦我!”

“枯,人类有自己的人生,不要插手。”

枯很生气,他气呼呼地把身体让给了荣,于是绝望的黑龙闭上了眼睛。

他不明白一向疼爱自己的姐姐为什么会为了几个蝼蚁而生气。

3

此时,泉奈和斑正围在世界树的琥珀旁边,琥珀上是光滑的,但有几道很碍眼的划痕。

上面刻着“尼德霍格今年三万岁了”然后,是一道高度,仅仅只到斑的膝盖。

“尼德霍格今年十六万岁了。”,又是一道高度,高度快到世界树的树冠,不知道为什么,泉奈和斑都看得很清楚。

“斑哥,这个叫尼德霍格的应该是外面那条龙吧。”泉奈大胆地猜想着。

“不知道,大概是。”

“泉奈,你还记得我们是怎么来的吗?”

泉奈迟疑了片刻,接着开始回想,“我们好像站在荣后面侦查村子的情况,然后就到了这儿。”

说着,泉奈就摸了一下琥珀上的划痕。

他以为这样没事,因为在琥珀的背面,他们摸到琥珀也没事,但泉奈一下子就晕了过去。

斑大惊,“泉奈!”

泉奈眼前出现一片白光,这在黑暗中呆惯了的他很不习惯。

【“姐姐,你疼不疼啊?”尼德霍格拖着自己的小龙尾巴对着对他而言是庞然大物的尤克特拉希尔说。

小小的胖乎乎的黑龙身上冒出的黑色火焰灼伤了世界树的树根。

尤克特拉希尔温柔而平和的声音从琥珀中传来,“我不疼,枯,你一定要好好的长大,然后替我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啊。”

“我会的啦,姐姐。”小黑龙玩着自己的胖尾巴,漫不经心地回答。】

枯和荣,是姐弟对对方的昵称,这时候的小黑龙三万岁了。

姐姐是世界树,而弟弟是靠杀死世界树而成长的绝望的黑龙,当弟弟长大的时候,姐姐就会死去。

这样的命运,就像宇智波。

靠着杀死亲密的人而获得力量。

泉奈心想。

记忆继续上演,泉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到这个奇怪的空间,不过这里的姐姐很显然是指荣,处于好奇,泉奈认真地看了下去。

【“姐姐!母神大人为什么不喜欢我啊!”黑龙生气了,矫健的身姿和不同以往的黑色的滚烫的火焰灼烧了一大片树根,但黑龙只是仰头看向天空,没有在意脚下的事。

世界树在世界的边缘,这里永远是一片茫茫的白,此时却染上了从黑龙身上飘出的邪恶的黑雾,世界树的叶子也黯淡了很多。

“我会永远爱着你的,枯。”

温和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响起,但黑龙却并不领情。

“姐姐,只有母神大人才懂得什么是爱。”说罢,黑龙就振翅飞走了。】

很像什么三流小说里的故事。泉奈心想,但这或许是荣所亲身经历的。

发生了这么多奇怪的事,泉奈心里冒出来一个诡异的想法。

这样荒诞而不切实际的想法。

泉奈想过自己是如何喜欢上荣的,但这个问题没有答案,因为好像在不知不觉间,荣便慢慢地侵染了他的内心,就像某种慢性疾病一样。

如果荣真的是影像里的那棵树的话,那自己是喜欢上了一棵树?

泉奈还有心思开玩笑。

【大地龟裂,树木干枯。

黑龙奄奄一息地回到了世界树的树下。

“姐姐,我好疼啊。”

没有回应,世界树也步入了死亡。

黑龙慌了,他试图寻找琥珀中的少女。

没有,什么都没有。】

泉奈闭上眼,他不知道当自己死去的时候斑哥是怎么样的,但斑哥一定不能死。

“泉奈,怎么样了?”

入眼,是荣在关切地看着自己。

刚才,他怎么了——

忘记了。onclick="hui"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