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帝塔小说网 > 开局签到天罡地煞 > 第688章 换一局棋?

第688章 换一局棋?

他猜对了。

随着最后一句话落下,那藏在煌天圣主、圣钧剑主和楚氏夫妇记忆中的嫁梦神通,也缓缓消散。

毕竟只相当于是一道投影而已,难以交流,无法沟通,只能将另一个江南既定的信息传达出来,它的使命也就完成了。

而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江南才真正确定。

——他猜对了。wap..

那根其貌不扬的、丑乎乎的烧火棍儿,真正的作用。

在另一个江南所经历的人生中,他的整个世界被抹除,天地旷野之间除了他自己以外,再也没有任何别的东西。这是任何人都难以承受的永恒的愤怒与不甘。

于是,他一手拽出岁月长河,将已经发生的一切彻底打碎,重启整个时间线。

此时,也因为某种仍不清楚的原因,诞生了第二个江南。

同时,另一个自己虽被放逐在世界之外,但也通过某些方式影响着这个世界的发展。

比如他将青灯寄托在江南身上,比如他点化东娴,比如他派天香阁主枯坐珍宝阁万年守护烧火棍儿……

再比如,他在圣钧剑主等人的记忆中留下嫁梦神通以提醒江南,烧火棍儿的真正用处。

——拯救。

虽然时隔无数万年,另一个自己并没有找到能够阻止世界意志毁灭一切的方法。

但他却另辟蹊径,将寄杖神通的力量演化到极致,达到了能逆转光阴与岁月,抵抗世界意志的可怕程度。

他将烧火棍儿放在这个世界,就是为了江南再乾离二道的最终决战后,能依靠烧火棍儿的力量来拯救他的亲友。

——即便这一根烧火棍儿不可能拯救整个世界,但至少抵抗江南认识的人们所收到的致命伤害还是能做到的。

与其说这是一种办法,倒不如说是最后的最后无可奈何的挽救的手段——毕竟,当世界意志插手后,仙土四道和下界星空无数生灵,都将毁于一旦。

「果然……如此。」

江南长长吐出一口浊气,望着另一个自己的身影,缓缓消失。

这个时候,他也逐渐明白过来。

——完完全全点燃青灯后的另一个自己,应当拥有能有世界意志匹敌的可怕力量,否则他不可能从世界的抹除中幸存下来。

但即便如此,仍是不够。

毕竟他要面对的,是包容仙土和下界星空的整个世界的意志。

这一方世界的一切,都是它自身。

生死也好,岁月也罢,甚至玄之又玄的轮回,都在它的掌控之下。

它只需要一个「指令」,便能完全抹除那些因它而生的生灵,这也是另一个江南没有办法阻止它的原因。

——你让一个二米八的壮汉打一个普通人自然是轻轻松松,但你要让他阻止对方咬舌自尽,那就太为难人了。

而抹除一切这种事,对于世界意志来说,恐怕也不会比咬舌自尽要好多少。

否则它也不可能催生「灾厄」这样的存在意图只毁灭仙土四道。

总之,形势不容乐观。

「阁下?」

剑圣主低沉的声音,将江南从思忖中唤醒。

他抬起头,就看见几人一脸茫然,略带几分担忧地望着自己。

从剑圣主等人的视角来看,整个天地的时间并没有任何问题,没有停滞,没有凝固,也没有任何一丁点儿异常。

——这是当然的,毕竟先前的嫁梦神通只针对江南,而不会影响到他们。

简单来说,就是在那一瞬间,江南陷入嫁梦神通编制的梦境中,听到了另一个自己的提醒。

而他身旁的众人看到的,仅是这位神秘的阁下有一瞬间的停顿,然后脸色骤然变得沉闷起来。

「无妨。」江南环顾四下,挥手之间道行涌动,将破碎的山石尘土尽数还原,然后缓缓落地,开口说道。

众人相互对视一眼。

除了煌天这丫头江南说啥她就信啥以外,其他人多多少少发现江南刚刚一定经历了什么他们不知晓的事。

但还是那句话,江南不愿意说,他们也不会问。

于是,剑圣主轻咳一声,看向圣钧剑主:「人也见到了,该说的也说了,你该走了。长久留在此地,不好。」

声音平静,不带一丝情绪,听起来就像是下了逐客令。

圣钧剑主却听闻了其中之意,他一个坎道的剑主,三天两头往坤道圣主的阵营跑,确实多少有点引人注目了。

但今天,还有一事。

圣钧剑主转过头,向江南深深一躬,然后看向一旁的天演圣主:「天演阁下,请对弈一局。」

众人听罢,皆是一愣。

这才反应过来圣钧剑主除了是剑痴以外,还是一个棋痴。

——当然,他在棋艺上的造诣,比他在剑道上的造诣要差得太远了就是了。

「华仙那老家伙可都输了,你还要来?」天演圣主眉头一皱,「这些年来,你可曾赢过他?」

「没有。」圣钧剑主干脆利落地摇头,又补充道:「但我会赢你。」

「哦?」天演圣主眼睛一眯,挥手之间布下茫茫棋盘,天地为局,彩云为子,遮天蔽日,好不壮观!

「请!」他不再多说,看向圣钧剑主,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后者自然也不客气,单手虚执一子,往前一推!

刹那间,风起云涌!

原本平静祥和的云朵突然膨胀变化起来,背生双翼,六臂三头,脚踏天车,手持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凶勐杀去!

而天演圣主不慌不忙,同样走出一子。

刹那间,他身旁的白云走化作茫茫战车,横亘旷野,爆发出无尽的轰鸣与咆孝!

两两对峙!

二人走棋之时,天象疯狂变动,时而风起云涌,时而电闪雷鸣,时而天火沸腾……种种神异景象,看得楚氏夫妇怀中的楚楚两眼放光,欢快地拍着手。

不得不说,这丫头最近跟在江南等人身后,早就习惯了一些大场面。

否则你真换了个凡人女童来,或许早就吓哭了也说不一定。

另外,对棋艺一窍不通的江南,也是眉头轻皱,「他们,这是在下什么棋?」

剑圣主不忍地别过头去:「万演棋,也叫天演棋——据说是天演当初突破瓶颈时创造的一种变化无穷的棋局。他们现在下的这个,就是它。」

江南:「?」

他神色古怪的看了一眼无比认真的圣钧剑主,竟隐隐开始担忧起对方的精神状态来……

这倒霉孩子一生唯爱剑与棋。

剑之一道,被自己的「天下剑首」完全压得抬不起头来;棋之一道,又挑战上了这棋局的创造者……

而且看眼前的局势,也快要结束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