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帝塔小说网 > 开局签到天罡地煞 > 第97章 与佛辩经

第97章 与佛辩经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我九常寺第一佛子,难不成就白死了不成?!”

空明和尚双目冰冷,如万古寒冰,一字一句。

“若是如此,九常寺……不惜一战!”

话音落下,佛光普照,照耀世间!

附近吃瓜的修者们,不由心神俱颤!

他们不是忌惮即将到来的三品混战,而是对空明和尚的话感到通体生寒!

如果这真是九常寺的态度,而东境三圣地和大夏这边也绝不妥协,那恐怕真的会在整个上元掀起一场前所未有的风暴。

风武阳顿时脸色微沉。

他已经承认自己低估了一灯佛子对九常寺的分量,但仍然不敢相信。

九常寺竟会为了他,甚至不惜开战!

随着空明和尚的出手,中州阵营也是做出回应,浩然的灵气疯狂汇聚,眼看便要爆发!

“等等!”

电光火石之际,一道清朗的声音突然从中州阵营之间传来。

原本一触即发的气势也暂时缓和了一些。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江南从风武阳背后走出,衣袍在狂乱的灵气风暴中猎猎作响。

他先是朝着那些愿意为他而战的前辈们深深行了一礼,“诸位前辈,多谢你们出手,如此大恩江南没齿难忘。”

“做了就是做了,没做就是没做——我江南行得正,坐得端。但也不愿意诸位前辈为了在下大动干戈。”

紧接着,他转身看向空明和尚,“大师,我虽不能跟你回九常寺,但今日你我二人皆是在此,大师若是有所疑问,倒不如我俩当面对质,如何?”

此一出,众人皆是一惊,嘈杂的议论声在周遭响起。

“你们说一灯佛子的死究竟和江剑首有没有关系?”

“应该是有的,否则九常寺若是没有确凿的把握,不大可能冒着与大夏和剑庐开战的风险也要带走他……”

“我看不一定,江剑首都站出来要对质了,若他真杀了人,怎么可能如此坦荡?”

“我也觉得,这位江剑首虽然身份复杂,但总不会想着在一众三品存在面前撒谎吧?”

“……”

各种各样的猜测纷纷响起,众人尽将目光看向江南和空明和尚。

片刻后,空明和尚抿着嘴唇,点头:“那便依江剑首所。”

闻,吃瓜众人皆是松了口气。

他们知道,今天应该是算是打不起来了。

由江南引起的混乱,也由他平息。

而且看他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似乎完全没有被方才的阵仗所惊吓。

就这一份从容,就让在场诸多不了解他的人,对其高看了一眼。

北海一位长老的模样的老者轻轻叹了一口气:“若是此人将来不中道夭折,定然成就非凡。大夏……这是捡到宝了啊……”

江南自然不知晓其他人所想,他向着空明和尚走去,在其身前五步站定。

“大师,你说一灯佛子的死与我有关,为何如此认为?”

空明和尚看着他,目中的怒色已经缓缓平息,面无表情道:“若一灯的死与你无关,那为何你要逼迫七洐给你世界舍利?这难道不是想要销毁痕迹?”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看向江南。

一灯佛子陨落时候的情景,已经由当初目睹的弟子们传开了。

所以当空明和尚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们也想知晓江南的回答。

对此,江南却是缓缓摇头:“我与一灯大师相交莫逆,他的死去让我悲痛万分,便想有一他随身携带之物作为悼念,难道不行吗?”

话落,一片死寂。

一灯佛子和大夏剑首相交莫逆?

这也太诡异了些。

“江剑首,可不能因为人死不能说话,便胡编乱造。”空明和尚缓缓摇头。

“大师不信?”

江南眉头一挑,随即从怀中掏出一物,正是一枚小小的钵盂道器。

它缓缓浮空,散发出淡淡的金光,围绕着江南上下翻飞。

此物一出现,周遭之人皆是眼前一亮。

他们皆是看出,这一枚道器上有浓厚的佛门气息,一看便是佛门至宝。

然而,这佛门至宝,此刻却是出现在了江南的手中。

只听他缓缓道:“此乃一灯大师贴身道器,当初由他在大日部落之时亲手赠予我。”

“此事无数天骄人杰皆有见证,若不是我与他情同手足,又怎会赠我如此贵重之物?”

闻,空明和尚脸色无比阴沉。

他当然知晓这枚道器之事,事实上他还可以算这个计划的主导者之一。

当初就是九常寺高僧在道器中做了手脚,意图渡化江南。

只可惜,不仅没成功,道器还被江南收走。

但即便心中清楚,空明也不可能揭穿此事。

否则九常寺暗算大夏剑首的事儿若是暴露,那兴师问罪的就该是中州了。

只得闷哼一声,算是认可了江南的解释。

随后,他又沉声问道,“即便如此,当初在那奇异之地,一灯圆寂之时你曾神秘消失,江剑首可否告知当时是去了哪里?”

于是,无数道目光对准了江南。

其实正是这事儿,才是江南被怀疑的主要原因。

“当日所处之地,正是一位佛门高僧所遗留的奇异之地。在下被其佛理感召而穿越时空,此身有幸见识浩大佛国,难道这也能成为怀疑之由?”

江南这边徐徐道来,其余人的眼中,却充满了怪异之色。

他们逐渐怀疑,这位江剑首也许并不是心头坦荡,纯粹是蠢。

否则,怎么可能说出这种胡乱语。

中州阵营中,众人更是脸色难看,风武阳以手抚额,道:“许绣衣,还是快些让江剑首回来吧,再这样下去……”

他后面的话没说,但其他人皆是明白他的意思。

这波,这波是自爆卡车啊!

一个从小身在大夏的修道者,怎么可能受佛门高僧所留下的佛理感召?

这就跟一街头粗鄙屠夫说自个儿被圣人邀请去煮茶论道一样离谱。

更重要的是,江南撒谎无妨,但这佛理之道可是做不得假。

特别是在空明这种老道佛修的面前无异于班门弄斧,贻笑大方。

而一旦被拆穿,便说明江南说谎,他的杀人嫌疑就更加坐实了。

面对如此情况,许添也是脸色极速变幻。

但他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在出发之前,大绣衣便亲口叮嘱过他,不要轻易干涉江南的选择和决定。

反观西域阵营,众僧的反应则更为强烈。

“一派胡!”

“你这莽夫,怎可能被佛理感召?”

“荒唐,简直荒唐!”

“……”

西域弟子们厉声呵斥。

原因很简单,当初他们也在佛理笼罩之地,但却未受到什么感召。

若是江南真是受了感召,那岂不是说这粗鄙修道者,在佛礼上的造诣,竟比他们还要精深?

侮辱,这是极大的侮辱!

空明更是向前一步,冷笑道:“江剑首,你的意思是你还参研佛理?”

江南拱手:“略懂。”

空明和尚盘膝而坐:“既然如此,老衲便与江剑首辩经一番,讨教一番江剑首的‘佛理’。”

江南也是盘膝,与他相对而坐,微微一笑:“自无不可,大师先请。”

辩经,乃是佛门修行中至关重要的一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